背景:

人物春秋:赤子深情:民营企业家李一奎的传奇人生

[日期:2006-05-10] 来源:  作者: [字体: ]
 
 

全国人大代表、通化东宝药业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李一奎接受中广网专访记者邱翔摄

  北大学子回乡创业十年磨剑事与愿违

  第一次见到李一奎,记者的心里还是有些意外。他有着和别的东北汉子一样的魁梧身材,只是当醇厚的东北话从他嘴里说出时,却好象少了些印象当中东北人的那股子冲劲。我告诉他,虽然很多人对通化还不太熟悉,但对通化东宝这几个字却非常熟悉。李一奎笑了,低声说了句:我很早就希望我的家乡能够富起来,能够被别人知道。他说这个心愿从他很小的时侯就有了:小时侯我妈说你爸是农民,你哥也是农民,你的三个妹妹以后也得是农民,咱家就看你能不能有出息了。妈妈把全家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李一奎的身上。

  李一奎从小就是个聪明好学的孩子。他说小时侯跟小朋友们玩就想当头。上学后他一直成绩优异,后来被选拔上了大学。

  那是在1970年。李一奎说当时家里非常穷,冬天穿不上棉衣,有时还吃不饱肚子,父母亲送他上大学的时候,就给他带了3块钱还是从舅舅家里借的。母亲给他买了双当时对于他来说几乎是奢侈品的绿色胶鞋,他都没舍得在乡路上穿,是光着脚走到车站的。

  当时推荐他上的是北京大学,可当时别说是上北京,去北大,就是他家门前百十里远的通化,李一奎也没去过。上北京,看看天安门,那只是在他的梦里才有过的事儿。他感到自己仿佛是到了天堂里。

  大冬天的,李一奎穿着黑棉袄走在北大的校园里,心里美滋滋的。他知道自己是农民的代表,能坐在北大的课堂里上课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他恨不得把在老家干农活的劲儿都用在学习上。北大的那四年,他学得很贪婪,而且在学校入了团,入了党。在那个年代,这些都是很值得骄傲的事情。

  四年之后,他想都没想,便回到了家乡。因为他还记得自己当年立志改变家乡的梦想。

  因为学的是生物制药专业,李一奎便回到了通化地区制药厂,当上了厂里的技术员。当时,厂里有个维生素C的项目刚刚开始立项,一心想学以致用的李一奎一入厂便一头扎进了维C项目里。他没白天没黑夜地干,有时候甚至都到了茶饭不思的程度。一说起当年那意气风发的岁月,李一奎的脸上不禁荡漾起幸福的笑容:那时候,干的很充实,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累。他还一边搞工艺一边搞科研,项目就要开工时,他和中国科学院成都抗体研究所合作的论文也发表了。

  工作对于23岁的李一奎来说那叫一个幸福,是一种享受。一腔激情,满怀的憧憬,虽然身在一个偏僻的小药厂,而且一呆就是十年。然而那3000多个日日夜夜,李一奎却过得那么的充实,他感到自己正一步步的向成功靠近。

  然而,事与愿违。因为缺乏资金,李一奎花了十年青春与心血建立起来的VC项目下马了。十年心血毁于一旦,对一个血气方刚小伙子是一种什么样的打击呀?那种痛,李一奎至今记忆犹新:项目下马的那天,我正在成都,他们打电话过来,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知道耳朵。整整十年啊,我就专注这么一件事儿。投了300多万元啊,我真的是抑制不住,痛哭流涕。

  李一奎一回到通化就去找厂长、找政府,说项目能不能不下马。他给政府写信,细述前因后果,一边写一边哭,说这个项目太可惜了。可是努力了很长时间,终因当时的通化市财政实在是拿不出钱来继续维持,这个项目最终还是下马了。

  可倔强的李一奎仍不死心,他找到有关部门说这样成不成,把维C项目从厂子里分离出来,成立一个白山制药厂,我来承包。通化市政府答应了这个方案,可是原来的厂长却死活不同意,坚决不让银行给李一奎贷款。最后,维C项目还是厄运难逃,最终被判了死刑。

  项目下马了,李一奎得罪了厂里的领导,工作丢了,甚至连工作档案都不能再放在原来的工厂。李一奎说:原本以为像我这种大学生,有技术,肯定有的是人来求我,不愁找工作。可是事与愿违,在那个计划经济年代,满世界都是国有企业,对于李一奎这样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竟然没有一个人来请。

 

李一奎历数创业过程。记者邱翔摄

  人参成救命稻草34----下海第一桶金

  然而作为通化市医药企业中唯一一个北大毕业生的李一奎,在走出校门后十年竟然下岗了,成了一个待业青年。

  当记者问起那一段时间在做什么时,他依然轻声的答了一句:上山挖药材,卖成钱过日子。

  而正是那一段上山挖药材的经历,让李一奎的人生出现转机。

  上山挖药材时,李一奎注意到当时的人参特别好卖,计划经济时代,全国各地很多地方都来通化采购人参,而当时通化却没有专门大宗做人参买卖的。看好了人参行当的李一奎便横下心来做起了人参,他想办个长白山滋补品厂,但兜里却没有一分钱。

  然而就在这时,李一奎碰到了当时已经调到了通化市二轻局工作的一个药厂的老厂长。老厂长问他愿不愿意到二轻局干点什么。用老厂长的话说,二轻局就是条件差了点,但这对于李一奎来说不是最重要的,李一奎说:只要你们能借我2万块钱,我就去。就这样,老厂长想办法筹到了2万块钱借给了李一奎,但说好了用几个月就得还。

  拿到了2万元,李一奎忙着开始办理各种手续。可是章盖满了,手续办完了,李一奎的2万元也用没了。李一奎灵机一动,我不是有营业执照吗?我可以用这个去贷款啊。他来到长白山产人参的地方集安收购人参。别人100块收,李一奎就120块收,收购价总是高出人家20%。李一奎跟农民说,我收购的价格比别人高,可有一条,能不能把人参先赊给我,七天内我保证给你钱。

  在那个年代,能多卖上个20%对于采参的农民来说不是一笔小数。许多农民就把人参赊给了李一奎。就这样,李一奎几天就收了200多吨人参。他找到了当地工商银行,行长看了看他的营业执照说你一个滋补品厂注册资金才2万块钱,就想贷200万?不可能!李一奎被当头一棒打了回来。然而他没有退路,农民的钱得还哪。

  李一奎足足在工商银行蹲了3天。白天行长上班,他就站在行长办公室的外边等。终于行长开口了:你有什么东西能做抵押的?”“我有200万的人参。” “我不信,人参在哪?”“就在我工厂的地下室,200平方米,全是人参。行长带着信贷员跑去一看,果不其然。他们详细测算了一下人参加工后的价值,能值200万!行长拍了板,就贷200万给他。那一宿,李一奎都没回家,连夜就把农民的钱还了。

  人参很快就卖出去了,这第一笔生意,李一奎整整赚了34万。李一奎说:80年代初,万元户就不错了,这34万那是很多很多的钱啊。

  但李一奎不愿意继续做只赚差价的小买卖。他开始走出去,去看外面的人都在忙什么。很快,他发现当时江浙一带做补品生意很赚钱,但他没有简单的模仿。别人做人参蜂王浆,他开始研究鲜人参蜂王浆。

  他的第一个产品是保鲜人参,就是老百姓说的人参罐头、人参露。这种人参不但活性好,口感也好。第一次他做了60吨人参罐头和人参露,整整装了一火车,大冬天吧的就赶着发到了福建和绍兴。为了防冻,他在火车皮里放了几个炉子加温。之后,李一奎又想到了做鲜人参王浆口服液。

  一招鲜吃遍天。一个鲜字,让李一奎的产品一下子就打开了市场。可李一奎还是没有满足,他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他的产品到底有多好。他听说中日尼三国运动员要联合攀登珠穆朗玛峰,心里暗自高兴:对他来说,这是个大好的机会。

  李一奎说:任何产品都得宣传,如果运动员喝了我的产品增强了体力,这就有说服力了。他跑到登山队去调查,问登珠峰运动员都会遇到什么问题?人家说最主要的就是缺氧和脱发。由于高山上很冷,不能随时马上进食,供给保障就成了问题。而鲜人参蜂王浆可以在零下30度都不冻,椴树密甜度高;再在加上人参可以抗衰老,能保证运动员不脱发。于是李一奎决定免费把他的鲜人参蜂王浆送给登山运动员。他说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你们运动员上山喝蜂王浆的时候给我拍张照片,另外在珠峰登顶时也拿上我的产品拍个照片。

  三国联合登山队登上了珠穆朗玛峰,也带回了李一奎想要的照片。以后,这张照片就成了李一奎的宝贝,他的鲜人参蜂王浆从此一发不可收。

  随着鲜人参王浆,登上世界最高峰的字样出现在各大报端,李一奎的鲜人参蜂王浆一下就销了到300多万。每每谈起这些,如今的李一奎仍然抑制不住兴奋之情:我觉得干企业很振奋,你一旦干出了成果,就感到仿佛这世界都是你的似的,上了企业这个道,想收都收不住。总琢磨还能想出更好的办法赚更多的钱。就在这一年,李一奎大胆的提出,要用5年时间,把自己的企业做成全省最大。

 

谈起创业初的艰辛,李一奎依然动情,眼框渐渐湿润。记者邱翔摄

  涉足制药行业开创镇脑宁奇迹

  1985121号,李一奎成立通化白山制药五厂的时候,吉林省一共有238家制药厂,李一奎的厂子就排在第238位,是最小的一家,也是最弱的一家。这一点字李一奎心里清楚,可这并不影响他带着企业闯入吉林省的前五名。

  北大校园四年的熏陶让李一奎明白,原地踏步一定不会有发展。就在鲜人参王浆走俏市场的时候,李一奎告诉员工:现在全省都在干保健品,都在上口服液,滋补品的热卖不会持续太长时间,要想长远发展,就必须开发研制治疗药物,而且要创造出自己的品牌!

  1986年,李一奎开始涉足治疗药物的研制。

  那时,许多药厂都认为开发新药投资大,风险更大,没有多少人愿意做这样的事,可李一奎却锲而不舍地多方寻找信息。很快,他就打听到长春中医院研究所正在研制一种名叫镇脑宁的新药,这种药专门治疗血管性、神经性头痛。李一奎如获至宝,当即掏出6万元,合作开发!

  药品终于研制出来了,卫生部的临床批号也拿到了,可怎么才能让患者接受这种新药,并且相信它确实有一定疗效呢?

  当初推销镇脑宁有多难只有李一奎自己知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药,当时给谁都不要。李一奎亲自开车到全国各地的药店送货。当时厂里开了三条线,一路是到北京的,一路是到东北的,再一路是到南方的。当时给药店只能是赊销,给你摆上柜台就不错了,那敢要现钱。在北京,李一奎开着一辆破伏尔加车,后边拉了几箱药,各药店去送,因为当时轿车不让拉货,他的车经常被警察撵得到处跑。等把北京市和东北三省的货铺完了,李一奎开始做广告了。刘大妈吃的镇脑宁不到一年时间,全国就都知道。一说到当时的情景,李一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那时候镇脑宁非常火,得拿现钱去买。当时很多人头疼都吃西药,很少有中药治头疼这么好使的,起效这么快的。很快,镇脑宁的销售额从几百万飚升到了上亿元。

  5年后,李一奎果然做到了吉林省医药行业的龙头老大,并且连续7年保持了全省第一。(待续)